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玩家进入

特色玩法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游戏资料 > 特色玩法 >

月入过万的主播被绑去戒网 看到救护车就发抖

作者:admin   时间2018-07-28 03:17

搜索"176老私服",请 百度一下

被电到崩溃的玩家

我只想做个正常人,过我自己的生活,为什么这么难呢?

三份不同时间的医疗诊断,结果都一致,“患者”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。这三份医疗诊断都出自山东临沂一家医院开设的网戒中心。然而,“患者”却是在自行中断“治疗”后才得知自己没病的。

全国知名的精神病诊治医院北医六院今年10月的诊断结果显示,周书并无此征象。

为此,18岁的周书已经将200多天的时间,搭进这家网戒中心的“治疗”,“父母也一度被‘洗脑’了,不相信我。”他告诉记者,对此,他将就此事对网戒中心提起诉讼。

“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”

在浏览过所有关于网戒中心的负面消息后,山东枣庄市的王芳得出一个结论:这些负面消息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写的,就像她15岁的儿子周书。

三年前,当时读初二的周书抗拒上学,“书包一扔,总是在家里上网,还提出打工的想法,或者开一家网店。”王芳说,她最不能接受的是,周书“封闭自己”,关上门,拉上窗帘,在自己的房间里总不出来。

2013年12月20日的上午9点,刚醒过来的周书发现家中来了4个警察装扮的人,“你犯事儿了,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吧”,一名民警说。周书很快想起前不久的一次“恶意退款”,通过不停催促淘宝卖家退款,有的粗心的卖家会稀里糊涂地打钱过来,“一周前,刚好敲过一笔几十块的。”他说。

4名警察将周书带到一辆私家车上,父母对他说随后就到,不过,载着周书的车并没有去派出所,而是在2个小时的车程后,到达临沂市的一家精神卫生中心的门口。

刚到门口,便出现两名成年男性将周书拉进了医院,两人分别挽着他的左右臂,脚步很快地走到二楼的护士站,四名警察也一直送他到这,随后离开。后来周书才知道,这四名警察是他母亲的朋友。

周书说,他当时刻意保持表面镇静,有8名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来搭讪,“嘿,伙计”,其中一人拍了拍他,周书感觉其态度很友好,很快和他们攀谈到一起,聊天中,对方主动提起自己爱玩的网络游戏,又反问他喜欢什么,“穿越火线吧”,他说。

“从后面发生的事来看,他们聊天是很有套路的。”周书告诉南都记者,在当时,他却慢慢地放松下来,一直到父母出现。

父母果然在随后的十几分钟到了,不过,他们并未理会护士站里的周书,而是径直走到一间医生科室,无名火一下子被勾起来,周书迅速站起,向父母用很愤怒的语气,喊“为什么送我到精神病院?”

瞬间,刚聊成一伙的8名男生狠狠地按住了周书,他还来不及错愕,就连忙对其反抗,“想着父母在,应该会维护我,就跟他们(这群男子)动了手。”错乱当中,周书很快被制服,8名男生将他抬起来,而他的父母也没有维护。

“在空中,手脚都使不上力气了”,周书说,在颠倒中,他瞥见了母亲脸上的笑容,“那笑容感觉就是说,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。”随后,他被抬进了二楼的13号室。

“意志已经崩溃了”

过了近一个小时,周书被人从后面搀扶着走出13号室,到了护士站父母的跟前,他一边哭着,一边开始念刚被交代的“台词”。

“爸妈,这次我不对,爸妈对不起,我想待在这。”周书不敢哭得很大声,压抑得身体剧烈地颤动,反而是他的父母,都哭了,“是笑着哭出来的,以为我变好了的那种。”他说。

三人相拥而泣,周书告诉南都记者,他越哭越伤心,因为他与父母的哭泣所为不同,“他们不知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。”

在13号室的一个小时里,周书先被8名迷彩服男子用束缚带困住,他被要求配合检查心电图,否则就不能松绑,周书配合之后,又被要求咬上牙垫,随后,左手被几个人同时按住,他们硬生生地将周书的大拇指与其他四指,以最大限度分开。

周书感觉到,手掌有被针扎的疼痛,一名女医生走进来,开始操作一个白色盒子后,疼痛变得更加难以忍受,他说那种疼痛,像一道电流在钻着指头,“那感觉就是生不如死,不想描述了。”

医生走到周书面前,开始询问他犯了什么错,是否承认错误,及是否愿意留下来治疗等问题,“嘴里的话都改成她(医生)想要的,否则就继续电。”周书说,当医生问他是否愿意在这里待6个月,他一下子蒙了,但接着,疼痛感再次袭来,他同意了。

周书记得,医生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是否愿意向父母道歉,他没一点犹豫,立刻答应了,“意志已经崩溃了”,他说,这之后,默念着医生教给的“台词”,他才被允许走出13号室,发生了上述道歉的一幕。

而后曾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遭受“电击疗法”治疗的网友接连发文谴责杨永信电击疗法。让越来越多的网友关注到该事件中。

【玩家频道整理】

临沂网戒中心已经成立了十年,中心主任杨永信以“电击治网瘾”闻名于世,他给大多数曾被他治疗的孩子带来了无法忘却的痛苦,在网戒中心的经历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相关阅读:玩家讲述杨永信:电击下的少女和被毁掉的人生

被“治疗”过的少年大多数选择封存过去,他们不愿意对任何人提起这段往事,只有少部分人愿意站出来发出声音。微博热心网友@无明之痴为受过电击伤害的少年打抱不平,选择与杨永信叫板,在微博中一件件披露电击疗法的罪行。

月入过万的主播被绑进戒网所

这是一位现在还没成年的男孩子,他曾是一名LOL操盘手,直播月赚万元,他的梦想是为了中国电竞走向世界而努力,在他一步一步向王者进军的路上,因为父母对电竞的不理解,而被送去了网戒中心……

有人问我这半年去哪了?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,我去了临沂网戒中心。

那天我看完科比退役就睡觉了。应该是下午三点多大的时候,我还睡着觉就被四个男的反绑着手押到了车上。当时自己被蒙了头套在头上,心里泛着一种未知的恐惧,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停车了。我被拉扯到了楼梯上,然后到了护士站,五六个穿着迷彩服的人把我按在了椅子上,口口声声说这里很好还把我当朋友,可两只手却被他们死死的按住,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----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以前的朋友小哲!他跟我说这里很好,每天还能上网……我相信了他,所以我就逐渐稳定下来了。就在我和她们聊天时突然它们说让我做个心电图,我就被他们扣着手去了一个两层门的小屋,我被做了治疗……其实就是电击,我被上了两台机器电流60毫安,四根银针分别扎在我的两只手上。那种痛苦我这辈子不会忘记,然后我就开始了漫漫的伪装之路……

我每天8片药,说是治抑郁,结果现在我笑都不会笑了。每天就是为了逃避治疗而努力。后来我当了班委,对杨永信的话,言听计从。因为谁敢违抗他的意志,就会被定性为挑战杨叔模式,会被做“杨叔专场”。“专场”就是起步四台机器,两个虎口各一台,人中天庭一台 两个太阳穴一台,做太阳穴就像灵魂出窍一样,感觉两个门朝你中间挤。人中天庭就像一个人用拳头打断你的鼻梁骨一样。然而,在里面半年的时间,我开始慢慢认为杨叔是对的,尽管自己心里明明想骂他去你妈了个逼,但口中还是说的杨叔辛苦了!杨叔再见!直到我出院了……

现在已经出院好几个月了,每次看到救护车都会不由自主的打哆嗦。直到今天,我再也憋不住了……因为我不想伪装了!我在中心里敬畏的不是杨永信,而是恐惧电击!这样的方法只会让我把仇恨的种子埋的越来越深!出院的每天晚上我都等到爸妈睡我再睡,因为我害怕我又会像以前那样被悄无声息地绑回去。我明白,说这些我很有可能又被绑回去,接受生不如死的电击,过着漫无目的的日子……但我不会退缩!我要让外面的人看看这个杨永信到底是个什么人!

被电到崩溃的玩家

我只想做个正常人,过我自己的生活,为什么这么难呢?

三份不同时间的医疗诊断,结果都一致,“患者”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。这三份医疗诊断都出自山东临沂一家医院开设的网戒中心。然而,“患者”却是在自行中断“治疗”后才得知自己没病的。

全国知名的精神病诊治医院北医六院今年10月的诊断结果显示,周书并无此征象。

为此,18岁的周书已经将200多天的时间,搭进这家网戒中心的“治疗”,“父母也一度被‘洗脑’了,不相信我。”他告诉记者,对此,他将就此事对网戒中心提起诉讼。

“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”

在浏览过所有关于网戒中心的负面消息后,山东枣庄市的王芳得出一个结论:这些负面消息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写的,就像她15岁的儿子周书。

三年前,当时读初二的周书抗拒上学,“书包一扔,总是在家里上网,还提出打工的想法,或者开一家网店。”王芳说,她最不能接受的是,周书“封闭自己”,关上门,拉上窗帘,在自己的房间里总不出来。

2013年12月20日的上午9点,刚醒过来的周书发现家中来了4个警察装扮的人,“你犯事儿了,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吧”,一名民警说。周书很快想起前不久的一次“恶意退款”,通过不停催促淘宝卖家退款,有的粗心的卖家会稀里糊涂地打钱过来,“一周前,刚好敲过一笔几十块的。”他说。

4名警察将周书带到一辆私家车上,父母对他说随后就到,不过,载着周书的车并没有去派出所,而是在2个小时的车程后,到达临沂市的一家精神卫生中心的门口。

刚到门口,便出现两名成年男性将周书拉进了医院,两人分别挽着他的左右臂,脚步很快地走到二楼的护士站,四名警察也一直送他到这,随后离开。后来周书才知道,这四名警察是他母亲的朋友。

周书说,他当时刻意保持表面镇静,有8名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来搭讪,“嘿,伙计”,其中一人拍了拍他,周书感觉其态度很友好,很快和他们攀谈到一起,聊天中,对方主动提起自己爱玩的网络游戏,又反问他喜欢什么,“穿越火线吧”,他说。

“从后面发生的事来看,他们聊天是很有套路的。”周书告诉南都记者,在当时,他却慢慢地放松下来,一直到父母出现。

父母果然在随后的十几分钟到了,不过,他们并未理会护士站里的周书,而是径直走到一间医生科室,无名火一下子被勾起来,周书迅速站起,向父母用很愤怒的语气,喊“为什么送我到精神病院?”

瞬间,刚聊成一伙的8名男生狠狠地按住了周书,他还来不及错愕,就连忙对其反抗,“想着父母在,应该会维护我,就跟他们(这群男子)动了手。”错乱当中,周书很快被制服,8名男生将他抬起来,而他的父母也没有维护。

“在空中,手脚都使不上力气了”,周书说,在颠倒中,他瞥见了母亲脸上的笑容,“那笑容感觉就是说,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。”随后,他被抬进了二楼的13号室。

“意志已经崩溃了”

过了近一个小时,周书被人从后面搀扶着走出13号室,到了护士站父母的跟前,他一边哭着,一边开始念刚被交代的“台词”。

“爸妈,这次我不对,爸妈对不起,我想待在这。”周书不敢哭得很大声,压抑得身体剧烈地颤动,反而是他的父母,都哭了,“是笑着哭出来的,以为我变好了的那种。”他说。

三人相拥而泣,周书告诉南都记者,他越哭越伤心,因为他与父母的哭泣所为不同,“他们不知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。”

在13号室的一个小时里,周书先被8名迷彩服男子用束缚带困住,他被要求配合检查心电图,否则就不能松绑,周书配合之后,又被要求咬上牙垫,随后,左手被几个人同时按住,他们硬生生地将周书的大拇指与其他四指,以最大限度分开。

周书感觉到,手掌有被针扎的疼痛,一名女医生走进来,开始操作一个白色盒子后,疼痛变得更加难以忍受,他说那种疼痛,像一道电流在钻着指头,“那感觉就是生不如死,不想描述了。”

医生走到周书面前,开始询问他犯了什么错,是否承认错误,及是否愿意留下来治疗等问题,“嘴里的话都改成她(医生)想要的,否则就继续电。”周书说,当医生问他是否愿意在这里待6个月,他一下子蒙了,但接着,疼痛感再次袭来,他同意了。

周书记得,医生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是否愿意向父母道歉,他没一点犹豫,立刻答应了,“意志已经崩溃了”,他说,这之后,默念着医生教给的“台词”,他才被允许走出13号室,发生了上述道歉的一幕。

而后曾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遭受“电击疗法”治疗的网友接连发文谴责杨永信电击疗法。让越来越多的网友关注到该事件中。

助纣为虐—戒网中心的点评师团队

临沂网戒中心里,有一个特殊的团队为了网戒中心而努力着。

那就是杨永信背后的“专业医疗团队”——点评师团队。

他们负责在点评课讲课,最重要的是,其中几位也参与了给盟友做“电击治疗“。据盟友称,近年来杨永信已经很少亲自做治疗了,一般都是点评师做治疗,不管是新入院的,还是再偏回中心的盟友。

今天,我想先给大家分享一位元老级女点评师——范玉兰。

几乎来过网戒中心的盟友都认识的一位很特别的点评师。

在中心除了杨永信最让人恐怖,排第二的也只能是兰姐了。

她做治疗用的是断续模式,也是盟友都觉得最折磨人的模式。那种电流给人的感觉是:无法防备,断续会中间停顿三四秒,然后会持续几秒再停顿。

当一波结束时,你就会在心里默数下一波……但总是数不准!感觉时间到了,怎么还不来?然后又忽然一下子就来了,。而做头是最痛苦的,给脑袋一通电,都咬着牙垫没动静,一断电就跟刚从地府回来似的。

她不像别的点评师,都是一样的模式,用不同的量,除非专场。像吴萌昕和杨永信都曾四种模式挨着用。她用的是一种很特别的模式的,频率非常非常高的模式。拿电手来说吧,就看那拇指不停的上下抖,做过的人都说那感觉,电流像机关枪似的一波波的来。

我记得有个盟友第一天入院的时候做治疗,范玉兰给做的。这家伙挺能忍,不动声色的,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有网瘾。

哪知范玉兰说了句“有的是时间。”

过了一刻钟多,范玉兰和护士说一会把盒饭送过来,要吓唬新盟友。然后就和接待们聊天。这新盟友后来自己说,当时很尴尬,都不能救他,只见范玉兰在那里聊天,他受不了……

还有个退伍军人盟友,也被当做精神病人在别的地方治疗过。来到中心,接待他的时候最担心他了。他从坐下那刻起,就要接待时刻准备着按住他,给他一插上针,他就发了疯一样的挣扎。他是唯一一个坐下之后,还没通电就按不住的人。

还没通电他就开始挣扎嗷嗷叫,范玉兰生气了,说他是属于体内一种什么敏分泌过多,需要多做一会。本来普通承担责任一会就好,然后就做了很久。

这人结束之后说了一句:“兰姐,我突破了”

“恩?突破什么了?”

“这次我没叫!”他大声说。

不过确实,后边范玉兰威胁他说:“你越叫我就给你一直做!”

然后他就特别委屈地一直“呜呜”,没敢叫。

【编辑:零漆】

 

推荐服务器

礼包领取

  • qqchang《176传奇私服》礼包免费领取
  • 新手礼包领取 
  • 媒体礼包领取 

客服中心